国画家笔下的异域风情

2014-11-3 11:50| 发布者: 泛泛而谈| 查看: 1330| 评论: 0|原作者: 泛泛而谈

摘要: 近日,江西国画院俄罗斯采风巡回画展在江西师范大学美术馆举行。这些精品之作,是艺术家们深入俄罗斯写生采风后创作出来的。用中国笔墨技法描绘异域风景,与时代精神紧密,令人耳目一新,引起参观者的共鸣和好评。为 ...

国画家笔下的异域风情

 

编辑:刘珍薇   摄影:章文瑾   场地提供:江西师范大学美术馆

 

    近日,江西国画院俄罗斯采风巡回画展在江西师范大学美术馆举行。这些精品之作,是艺术家们深入俄罗斯写生采风后创作出来的。用中国笔墨技法描绘异域风景,与时代精神紧密,令人耳目一新,引起参观者的共鸣和好评。为此,部分省内知名画家、江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国画系的专家学者们齐聚一堂,就传统笔墨如何与时代创新进行了研讨。

 

对国画艺术创新的有益探索

章笑非(江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光华时报主任记者)

国画艺术发展的内在规律是“推陈出新”,这与历史的发展规律是吻合的。国画的发展不能割断历史,不能摒弃传统;而要想出新则必须在坚守传统的基础上,吸收外来艺术。千百年来,国画家们在处理“笔墨”与“时代”二者关系时从来没有脱离传统,创作出了一件又一件的传世佳作。如唐代《韩熙载夜宴图》、《簪花仕女图》,宋代《清明上河图》、《溪山行旅图》,近现代徐悲鸿的《愚公移山》、蒋兆和的《流民图》、刘文西的《祖孙四代》等,均为富有时代特色的传世佳作。

笔墨是国画表现的最根本载体,是最好艺术语言。随着历史的发展与进步,笔墨形式逐渐呈现多元化、多样化的态势。摆在中国水墨画家面前一个突出问题是如何继承、借鉴、发展、创新笔墨表现的新形式,使之适应当今社会变革以表现现代人丰富多样的精神状态与视觉趣味,从而确立笔墨表现形式在中国当代艺术中的位置。立足传统、借鉴吸收、开拓创新是中国水墨画的必由之路,丰富笔墨表现形式才是我们民族艺术精神的真正归途。舍掉笔墨,中国画无从谈起。对于那些要否定笔墨,要革笔墨命的画家所抛出的言论,让人难以接受。好在这些言论,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苍白无力。对于中国画这一根基,我们一定要很好的继承。但继承不是一味摹古,而要有创新意识。正如石涛所说:“笔墨当随时代”我们只有很好把握继承与创新的关系,才能创造出具有时代特色艺术作品来。

长期以来江西有不少画家在这方面进行了探索,但要将传统融合于现代从而达到新的艺术高峰,却有相当的难度。为了尝试用传统笔墨来表现当代人物和异域风情,近年来江西国画院几次组织一些知名画家到台湾、俄罗斯等地采风写生,对用国画艺术的创新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画家要有自己的底线

蔡群(中国美协会员、江西国画院院长、南昌市美协副主席)

中国绘画历史悠久,在漫长的年代里产生了众多的画家和不朽的绘画作品。但随着时代的发展,西方艺术对中国艺术影响相当大,在一些国画作品中看不到中国画的精髓。仿佛绘画不需要传统的基本功,不需要思想,有人捧就是好画,很容易引人误入歧途。

我们画家要有自己的底线,有自己的追求,不能随波逐流。对西方绘画艺术的吸收, 只能是借鉴而不能被其改造和同化,。有鉴于此, 任何自觉或不自觉的自卑意识的出现, 都可能导致中国画创新中自我否定意识的泛滥。中国画走向世界既需要东方人了解西方, 也需要西方人了解东方,中西融合之路才能走通。但欲速则不达, 我们要有主观努力, 更应有一定的创新和突破。随着中华民族的崛起, 中国画走向世界必将成为现实。

 

俄罗斯采风给江西画家的重大启示

帅安(中国美协会员、省美协副主席、江西画院副院长)

这次去俄罗斯采风有特别感受。我这二十年来基本上都是用传统的笔墨画山水或者说用习惯的画法去画,当时看风景的兴致很好,但是要用传统的笔墨去画异域风情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后来在冬宫博物馆看到了大量的世界级艺术大师的作品,还有大量精美的壁画、雕塑和美轮美奂的工艺品、领会了大师绘画的精彩和西方艺术的魅力,当然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力。这种冲击力不仅体现在技法方面,更重要的是体现在创作思想和创作方法方面。其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具有永久的社会生活气息和艺术魅力,给予了江西画家重大的启示。

后来大家争分夺秒,对各种艺术品认真品鉴摄影,收集了大量创作素材,在头脑中找到了创作的意境,创作出了一批高质量且充满浓郁异国风情国画作品。俄罗斯的采风活动,让我对西方绘画的感性认识更进了一层,并大大激发了自身的创作欲望,学习、借鉴俄罗斯画家严谨的创作手段和现实主义题材,以创作更多新的,更具艺术特色的中国画精品奉献给社会。

 

用传统笔墨笔墨表现异域风情

封治国中国美协会员、省美协常务理事、江西师大美术学院院长)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当时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全方位与前苏联进行合作。前苏联美术教育家们到中国学习绘画。当时的创作方法就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创作出了一大批具有时代特色的作品,如今随着改革开放的需求,中国的画家用传统的笔墨、传统,糅合了技巧、方法去画俄罗斯,这是一次跨时代意义的尝试。

中国绘画只有山水画而没有风景画的概念,画家的主观之境、理想之境,就是笔下的风光。从山水的角度来说,这些作品用中国传统山水画技法与西方风景画相融合,展示了风景名胜秀丽风光,创作了一批感悟自然、贴近生活、雅俗共赏的作品。能把色彩的力量突出来,让中国画的空间、表现力能够得到恰如其分的发挥,既体现了俄罗斯的异域风情,又表现了中国传统笔墨的趣味。

 

中国画如何处理好墨与色的关系

徐涵(江西师大美术学院原副院长)

中国画是介于水墨和色彩之间的表现,它首先必须面对的就是如何对西方色彩观、中国传统墨与色的理解和运用。处理好墨与色的关系是中国画具有极强的艺术生命力,成为世界文化艺术瑰宝的关键。

有人说:“中国画以墨为主,用色并不重要。”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中国画的确以墨为主,用墨来画也易出素雅。正因为如此,对用色就更为慎重和讲究。中国画经过长期发展,其使用的艺术语言极富意象性。无论是勾、擦、点、染,还是其表现的线型、面状等都具有意象性。这是因为中国画的艺术语言是长期实践提炼、概括出来的,它具有极强的表现力。它是画家们对天地万物生生不息的生命运动美的规律的探索和追求的结果,更是画家们主观意念赋予客观立意的智慧结晶。中国画追求的目标是传客观对象之神韵,写画家心中之情感,通过追求意象性而达到表现意境的目的。

研究中国画的用色,应先弄清楚墨与色的关系。第一墨从色彩的角度上讲也是一种色,在中国画中占有重要位置黑与白是强烈的对比,是色彩的两极,也称为极色。中国画正是抓住了这一点,以白纸运用黑墨,两相辉映,色彩鲜明突出。从审美的角度看,墨、色是中国画的灵魂,臾有巧妙地融合,才能达到更高的审美境界。俄罗斯的风景建筑色彩浓重,用素的“笔墨”去表现鲜艳的风景,这是一个协调的过程,将技术和风景柔和在在一次充满意味。这是中国画的一次深刻探索,对江西画家的影响意义深远,在江西绘画史上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民族和时代的文化精神的继承

郑禹林(江西国画院研究员、省美协会员)

上个世纪百多年以来,中国画以其从当代文化变革的漩涡中蹒跚而行,承受着严骏的考验。国际绘画潮流的冲击,使这个独立封闭的艺术王国的发展前景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如何丰富和发展中国画传统的途径?中国画不只是一个材料、技法的问題,主要是指民族和时代的文化精神的继承,而不是手法、形态和样式上的传统沿袭;是指中西文化交流的势态,而不是关门自守的狭隘思想;重要的是要从观念上跟随时代,振奋起探索创新的动力。这次俄罗斯采风活动具有跨时代的创新意义,这种活动要多一些,不仅是对老年画家,对青年画家也有很大意义。

中国画以往的形态、手法和样式就不能满足新时期的需要和新一代人的审美欲望了。沧海横流,当今社会转型巨变,认为目前中国画的风格还不够突出,对时代呼唤大师,呼唤精品产生了疑问。今天中国的绘画艺术应该呈现给世人的:先是个别的纯正精英分子的中国画艺术,但这不只是个体艺术成就,而更重要的应是能够带动发展团队,使之成为一个具有震撼力的文化群体。 

 

国画创新要从生活中吸取营养

邱启先(江西国画院研究员、国家高级美术师)

而中国画要想有大的突破,唯一的途径就是走向自然,走进风景,从中感悟和体验自然的真蒂。我之所以从西画转向中国画,正是由于这一点。这些年来,我从中得到了许多乐趣,

去俄罗斯采风是个很好的活动。国画虽然是几千年的传统,但是当代画家一定要创新,而且创新必须建立在继承传统优秀遗产的基础上进行。照搬传统是没有出息的,但全盘“西化”也是不可取的。尽管传统绘画是非常优秀的,经过历代画家不懈努力,才形成今天的风格特点,但也有其程序化的缺憾。要想发展中国画,必须在此基础上改进它,丰富它,赋予其新的艺术生命。国有国情,民族之间的生活习惯和文化背景也有差异,因此,照搬外来艺术也是国人所不能接受的。所以在思考传统如何发展、如何提高的同时,要经常出去采风,这样在脑子里才能积累生动的素材,坐在屋子里闭门造车是造不出好画的。艺术来源于生活,要从生活中吸取营养。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蔡鸣(江西省美协副主席、江西师大美术学院教授)

中国山水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和审美情趣以及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艺术的根本区别和差异并不在单纯的技法与材料,它们所赖以发展的思想基础和美学理念才是相互比较的关键。不管那一个民族的艺术,都有本民族特有的表达方式。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画家面对自然风景不管是哪个国家的,最后还是要从自己本名族的文化出发,从心底去生活中寻找趣味。这批画水平高质量好,既体现了创作当中的构图、章法的严谨,在面对异域的风光能精准地抓住当地的风俗、民俗特点,又体现了画家的聪明才智,同时又能体现画家自己渲染的智慧意境体现在画里面。

 

山水画笔墨语言与异域风光的融合

刘双喜(江西师大美术学院副教授)

异域风光的表现之于中国画是一个较新的课题,此次参展的画作中既借鉴了中国古代山水画与现代西洋水彩画的技法,糅合出新的艺术表现形式,尤其是把六法中的气韵生动发挥得恰到好处。又利用了传统的中国水墨技法,还将西洋画作讲究的光线、透视、质感、层次融入其中,表现出了强烈的空间感。

 

国画家面对异国风光依然延续了在国内的思路与手法做出如此描绘,是十分自然的。这些作品既是画家身处异域时心迹的真实流露,也是他们对于友邦风情的自然反映。同时,中国画家随着视野的开阔,如何运用传统的绘画语言表现异域题材,也成为中国画家们面临的新课题他们对国外题材的不断探索的拓展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在大量的欧洲风景写生中可见画家们对原有表现技巧的有意或无意的突破,从中或可窥见他对于如何用中国画的语言表现国外风景的思考与实践,以及中国山水画笔墨语言面对异域风光所引起的冲突与融合。

 

当代画家应“行万里路、读万卷书”

刘杨中国美协会员,省美协常务理事、江西画院副院长)

用纯粹的中国画形式表现西方景色,傅抱石先生无疑也是一位开拓者。从1957 年6月到8月,短短3个月他横跨欧亚的写生之旅,在旅途劳累中,把异域风情纳入自我的意境中创作出50余幅佳作。傅抱石这批东欧写生作品可视为建国后中国画从传统向现代发展的转型、重要探索,也见证了傅抱石正是紧紧跟随着这个时代的大潮。高举起笔墨当随时代”与思想变了,笔墨不能不变”的大旗,创作出这样一批表现时代特色的作品。

到了近代,由于中国人世界观的改变和客观交通条件的允许方使得画家游历国外并进行实地写生成为可能。中国古代山水画强调“行万里路”,历代山水画家、都是喜爱大自然山山、水水,到大自然中观察、体验、研究、了解景物特征,四季风云变化规律,对山水感情逐步加深,表现景物的欲望也油然而生,创作出不同风格的优秀作品。因此,当代画家也应“行万里路、读万卷书”。

 

青年画家切勿过分依赖电子器材

尚莹辉(江西师大美术学院美术学博士)

这次俄罗斯写生的鲜活气息非常浓,体现了采风的真实感受,这次的活动也给了画家们一次深刻的启示。当代中青年画家过分依赖电子设备积累素材,绘画对照片的抄袭现象特别严重。无论时代如何变、科技如何发达,写生是画画的根本,现实的感受是电子设备是替代不了,要特别注意想像力的培养;对细节都应想象出来, 或者在现实风景中得到, 照片里不可能有细节。 

这次展览展出了许多好的作品,语言虽然难以表达,特有的民族气息已扑面而来,给我们呈现了新鲜的视觉感受。借鉴西画写实手法的如实描绘理所当然地导致了对异国情调的真实表现,这也是画家们追求的重点所在。画家们在作画过程中十分注重对异域造型元素的强调。如充满异国情调的尖顶教堂,地标性的名胜古迹,有特色的异域服饰等等,即便以高山大壑或沙漠,密林等自然环境为主体的作品,也不忘强调能表明异域环境的小小点景。表现了中国传统画的美学意境,诗意的表现了宏伟大气的意境,对色彩的表现、植入相当到位。

 

用中国传统笔墨表现油画效果

涂漱雅(江西国画院研究员、江西女艺术家协会常任理事)

传统水墨画历史悠久,经过长期的发展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绘画艺术语言,并且深刻影响了中国当代油画家的创作思维。用中国传统笔墨去表现油画效果是一种新的尝试,说明中国画的表现力相当强。

另外,画家在中国画的创作上要不断出新,中国画在世界画坛都是值得骄傲的。要苦练基本功,更需炼画外功。未来的画风是不可知的,但有一点可以确信,经过一代代画家的不懈努力,中国画这一东方瑰宝,在世界艺术长河中将会发出更加璀璨的光芒。

 

表现中国画的强大生命力

桂勇(江西永通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收藏家)

中国画里的古代元素比较多,画的都是些古人、古建筑,在这次的采风作品当中中国的画家们将本民族的文化需求和欣赏习惯与俄罗斯的异国风情进行了完美融合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从这些作品当中能感觉到中国画的强大生命力,是因为很多东西在中国古代的绘画中没有经历过,没有探索过,没有实用过。把中国传统、中国语汇的用法,审美的关系、感觉的模式都运用到画里面。用自己的表达方式使传统绘画与西方美学碰撞出了灿烂的艺术火花。

 

中国画写生是一种基本功

苏米(江西师大美术学院教授、国画系主任)

中国画写生是一种基本功,一种传统,是用绘画工具记录下所画物体的生动形象。写生是直接面对对象进行描绘的作画方式,写生从艺术的表现手法而言,是最直接的感悟对象、表现 对象,从感悟中唤醒灵感、拥抱自然,回归真实表达,真切直观的记录生活,留给人的是初始可信的真实。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吴作人、傅抱石、李可染、关良等一批画家受政府指派,获得出访国外写生的特殊机缘创作出一批真实表现异域风光的优秀作品在当时产生很大影响。此时写生则成为一种有意识、有组织的活动。他们的写生活动及其作品,既是对异域风光及文化观念的自然反映,同时亦具有文化交流,文化外交的意义。

2O世纪的所有杰出山水画家无一不是通过写生来重新认识山水及山水画传统并进而完成其个人艺术风格的构建,尤其是傅抱石,他极力倡导写生,他曾经带领团队写生,开创了团队写生的先河,培养了学生良好的视觉阅历和高雅的审美能力,同时锻炼学生体会自然、观察自然、归纳自然和表现自然的能力,强化学生的主观意识,提高学生的色彩表现力及学生的想象和观察能力。这次去俄罗斯采风的效果是直观的,极大地丰富了国家的表现题材、表现语言、对画家的眼界开拓有益。

 

保持本色才是国画的精髓

米海鹏(江西师大美术学院副教授、国画系副主任)

用中国笔墨手法表现异域风情有点难度,功底是次要的,主要是对传统的解读,怎么思考与所画对象的对接。如果只是一味的盲目临摹自然,照抄照搬,对景物没有深刻的认识,只是停留在物象的表面,单纯的描摹。没有自己主观的想法,不会主观建立画面及不会把写生与创作结合,没有赋予景物感情色彩,从而画出的画肯定是僵硬、死板没有灵性的。

江西画家画的全是中国山水,虽身处异国,但触目所见,依然故国山水,胸中荡漾.无非文人情怀异国风物山川,皆以中国文化化之矣。写生依然为传统山水画的写生,加强印象收集素材而已,异国山水只是其触景生情的媒介,并不以表现异域风光为终极目的传统国画很重要的一点,不仅是要照着对象去画,更要对景物有深刻的认识。景色固然重要,但是改变不了脉络和根性的东西,不要被表面风景动摇我心。

虽然说中国画不可能画出油画的效果,但是中国笔墨材料以及中国元素会把你带到这样的情境当中去,始终没有丢掉中国的传统,蕴含了深刻的中国精神在里面。不被现场的表面现象所迷惑,保持真我本色才是国画的精髓所在。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刘文辉(江西师大美术学院国画系高级讲师)

古人说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造化”,即大自然,“心源”即作者内心的感悟。“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也就是说艺术创作来源于对大自然的师法,但是自然的美并不能够自动地成为艺术的美,对于这一转化过程,艺术家内心的情思和构设是不可或缺的。学习深入自主,深入到百姓生活当中去才能创作出艺术作品。俄罗斯采风作品就是这一时代背景下的产物。

我们不能仇视科学的发展,照相技术的发展,的确为画家搜集素材带来了诸多便利,但是,过于依赖照片就会缺少一些生动的东西。林风眠说:“艺术家为情绪冲动而创作,把自己的情绪所感到的传给人类社会。”我们看中外艺术大师,有谁是靠照相机而成为大师的呢?大师们哪一个没有数以万计的写生稿呢?一幅《蒙娜丽莎》,达·芬奇就面对画了三年多;巴比松画派的成员们终日沉醉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写生、创作;高更为了艺术则放弃万贯家财,只身跑到孤岛上与原始人群为伍去体验生活等等,都说明了伟大的绘画作品都是人类情感的产儿。看作品要用心去看,和作品交流也要用心去交流,没有深刻地体验生活就会缺少生动,国画院这次组织的活动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特别难能可贵,这次作品当中可以看出各位画家是在用心去画画,这就是画画的精神所在,我们不仅要学习各位大师绘画当中的技巧、技法、创作理念,更重要的是学习这种精神。

 

创新要立足于传统

戴俊涛(江西师大美术学院国画系高级讲师) 

 

个人觉得中国的绘画传统还值得探索,在深度上也缺乏些。在传统的深度理解上要下大功夫的,事实上,任何一种艺术都是承传和变革的结果。只有承传,才能延续文明而不至于让我们回到野蛮的时代;只有变革与创造,才有文明的发展与繁荣。首先要知道什么是传统,我们要继承什么。传统的继承和创新是中国书画界的老话题。不同的看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次的采风活动,这么多画家能在传统的基础上结合当代的风格、思潮去画画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很多当代的中青年画家认为传统学学就好了,再结合当代西洋美术,结合当代的潮流风气柔和在一起,就是所谓的创新,这是错误的。

黄宾虹本来就是个大学问家,对传统研究之深,罕有人能比。他对中国画传统的理解偏重于“以笔墨为中心”的文人画传统。他为自己设计的走向“大家画者”的道路,就是“阐明笔墨之奥,创造章法之真”的文人画家之路。刘海粟也是康有为的弟子,但他似乎从来就不太认同康有为主张学习西方写实那一套,后来干脆走现代派的道路。留学日本的傅抱石出国之前是纯粹的文人画传统的崇拜者,对西方艺术坚决排斥;出国后,他的眼界大开,不仅坚持学习中国自己的绘画传统,而且也吸收日本和西方的绘画养料。因此,他出国前后的画风判若两人。对于他们那个年代也是一种新风潮、新思想,至今已经成为经典的传说。

这就说明了,创新要立足于传统,这样才能把前人的精髓理解得更深刻。我们当代人走出来的这种用传统笔墨去表现西方艺术效果是一种新思潮,在未来,也是一种经典。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