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水墨进行时

2014-9-22 14:5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73| 评论: 0|原作者: 泛泛而谈

摘要: 江西有着深厚的美术传统,人文荟萃、历代水墨画名家辈出,独领风骚于中国艺术之峰峦。6月4日上午,由《象网》杂志社主办的“水墨的记忆——江西当代艺术藏家沙龙”在《象网》杂志社会议室举行。省内美术评论家笑非、 ...
11.jpg
江西有着深厚的美术传统,人文荟萃、历代水墨画名家辈出,独领风骚于中国艺术之峰峦。6月4日上午,由《象网》杂志社主办的“水墨的记忆——江西当代艺术藏家沙龙”在《象网》杂志社会议室举行。省内美术评论家笑非、画家罗江、周长瑞、魏杰、张文华等出席。本次沙龙围绕当代水墨画的内涵和外延进行探讨,尤其是对江西当代水墨画的现状和发展方向发表了各自的观点。嘉宾们畅所欲言,发表了各自的真知灼见,对江西当代水墨画进行了有益的探索。那么,在如今的情境下,江西当代水墨画的状况如何,将何去何从?

传统,在我心中;当代,在我心中。

罗江(南昌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民族书画研究院研究员、景德镇炎黄陶瓷原创中心院长)


对于当代水墨画的概念和内涵,以及中国传统水墨艺术的“现代性”和“民族性”问题,艺术家和学者们其实已经持续了近一个世纪的学术争鸣和理论探讨。
        尽管当代水墨画在形式上和概念上有诸多表达,我还是认为,其内涵还是要回归“笔墨性情”,性情何指?这包含了艺术家的天资、禀赋、气质、人格、学养、理想、世界观、人生阅历的烙印、文化素养的积淀,以及“感于物而动于中”的情感态度。其次则是艺术家创作过程中的形象感受和笔墨感受,以及创作冲动和作画激情。也就是要追求水墨画自身的艺术质量与文化含量,归根到底旨在唤醒与激活水墨画表现语言的敏锐度和感染力。比如八大山人空寂冷逸的花鸟和疏放散淡的笔墨,与其说“表达了”不如说“隐含了”亡国之痛。作品更直接显现的是艺术家寂寥疏旷、清静淡泊、不染红尘、与天地同游的性情。在具体作画过程中,即使亡国之痛涌上心头,八大山人也要将其沉淀到形象和笔墨之中。
        因此,无论是中国水墨画整体的发展方向,还是我们江西文化艺术界一直在呼吁和倡导的重塑新的“江西画派”,想要重振江西水墨画新的辉煌,都应该还艺术创作以鲜活生动的真切兴味,进而不仅从笔墨与章法上,更从作品的格调上完成对“平庸”的超越,这更多的还是体现在创作者个体自身的天赋和艺术功力、学养的高要求上。
        所以我认为当今的水墨画创作仍应该坚持这样一种“先扎进传统里充分吸收学习,钻进去之后再跳出来”的做法。先让自己“与诸古人血脉贯通”,然后在研习古法的过程当中,自然而然地让自己的面貌脱出来。石涛曾说“一画之法,乃自我立” 破法不是毁法而是救法,不是破核而是破壳,是让我法的内在能量充分释放,破法之后的自在状态自然超凡拔俗。
        传统是什么——在我心中;当代性是什么——在我心中。



当代水墨与江西表达

笑非(《光华时报》主任记者、江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


20世纪中国水墨画的变革,基本上是在两大系统中进行的。这两大系统,一是以传统艺术为基本出发点的“自内于外”的系统;一是以西方艺术作为他山之石的“自外于内”的系统。在自内于外这一系统中,以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等为代表;自外于内这一系统,则以徐悲鸿、林风眠等为代表。事实上,江西有不少画家在这方面进行了探索,但要将传统融合于现代从而达到新的艺术高峰,却有相当的难度。
当下是个多元的时代,簇生了现代因素进入中国画的表现领域,而生长于特定文化背景的传统笔墨该如何表现这些现代题材?传统笔墨与现代题材其实是一对矛盾——传统笔墨可以提升作品的艺术含量,但传统笔墨形成框框以后,又反过来影响和限制对现代题材的表达。这就需要笔墨随时代的变化而变化。要求画家深入生活,寻找适合现代题材的绘画语言和叙述方式。
        其次要不断提高文化内涵和艺术修养,在作品中有机融汇本民族和外来民族的优秀元素。现代笔墨重新定义了传统笔墨所讲究的“骨气”,强调对笔墨“张力”的重视,强调笔墨的构成与画面的整体效果,强调笔墨的直觉表现力。在现代中国水墨画中,出现了一种发展趋势——以墨为本,强化主观、意象的色彩运用,与传统的水墨画相比更多的使用色彩预言来塑造形象,提升了色彩在水墨画中的地位,丰富了中国画的表现语言。江西画家实力不弱,丁世弼、杨金星以及丘玮、吴吉仁等都较好地继承了传统,周京山、彭树平、史俊、周长瑞等也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探索创新。
        再就是应正确处理写生与写意、形似与神似、造型与意境之间的关系。在这方面,江西本土的孟祥明、张德林、刘扬等画家都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总之,当代文人水墨画“画风要新,路子要正”。反映在作品中,一是把握住对传统的继承,学习八大山人、齐白石等前辈大师开创的写意风格;二是注重功力。尤其是传统的绘画功力、书法功力和文学功力三者的结合,并把三者融会贯通在作品中,画以传情,诗以入画,书画渗透。三是坚持“搜尽奇峰打草稿”的创作态度,把写生作为创作的基础,使作品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概括力很强的造型特征。



笔墨当随时代

魏杰(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安义县书画家协会秘书长,安义书画院副院长)


对于从哪种角度看待当代水墨画,我认为,艺术的实质就是不断地创造,否认这一点,就将使艺术变成手工技艺和糊口的职业。水墨画同样是这样的,它具备无限宽广的拓展空间,它的新价值需要我们不断地去创作和挖掘。所以,无论是水墨画的种类之分也好,画派之分也好,我觉得核心的一点就是需要创作者对待作品本身清醒的认识。
        中国的水墨画,乃是将自我融入到自然和生活中去,并把自然和生活看作一种境界,一种交融着自然精神和人文精神的境界,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是一种充满哲思禅意的文化。我认为当代水墨画无论形式怎么变,这种核心的价值是不能丢弃的。
        而当代水墨画者的创作同样可以归纳为——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三种境界。我们无论是学习古人还是现代的技艺,都不能只学表面,而要学习其内在的精气神、他们对人生、艺术的感悟。
        总而言之,这个时代所最需要的不是那种仅仅能够继承文化传统的艺术家,而是能够作出划时代的贡献的艺术家。我们应该创造这样一种气氛:使每个画家在可以自由探索的基础上,抛弃严格的技术规范和僵化的审美标准,创造出丰富多彩的艺术形式来。不必担心,生活在现代中国的真正的艺术家,既不会“全盘西化”,也不会抱住“国粹”不放。民族生活的习惯和向国际开放的现代观念将给中国当代绘画带来无限广阔的前景。勇气、胆量和力度是对有志于开创当代中国绘画新局面的艺术家的根本要求,我们只要保持对创作态度及艺术精髓的清醒认识,就一定可以使中国水墨画不断开创出新的境界。  

繁荣江西水墨迫在眉睫

周长瑞(中国新闻美术研究会理事,江西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西中国画研究会会员)


江西历朝历代都出了很多大画家,这可以向上追溯到“五代”时的董源、巨然,以及此后的徐熙、杨无咎、方从义、罗牧、八大山人、陈师曾、王梦白,一直到现当代的傅抱石、黄秋园等人。因此可以说,江西画家在中国绘画史上从来就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也有人说,曾两度引领中国画坛数百年之久。
        现在,江西已出现了一种声音:重振江西画派!我认为这是件大好事,举双手赞成。同时我认为,重振江西画派应主要从正确处理好继承与创新的关系入手。作为一名当代画家,一个有作为的艺术家,绝不可抛弃传统,而要善于继承传统,并将其发扬光大;丢掉传统,没有一点原来的东西,那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但是继承传统也不等于照搬传统,还得在继承的基础上大胆创新。如果我们至今还是画古人的题材,笔墨技法也没有创新,那也会走上穷途末路。我们必须顺应时代的要求,注重时代精神的把握,注重表现领域的拓展,勇于并善于突破惯性思维,努力创作出具有时代风貌、出奇制胜的作品。
        至于说当代江西画坛似乎影响不及以往,我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在一定程度上没有正确处理好继承与创新的关系之外,还有两点,一是没有很好地形成合力,二是还缺乏敢闯敢冒的精神。我们江西本来就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江西一大批画家的水平并不比人家低,近些年来在全国画坛脱颖而出者也比比皆是,现在关键是要进一步活跃本地艺术家的创作,并与全国的同行多切磋、多交流,从而真正做出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绩来,这样才能真正得到大家的认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