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文学之美

2014-9-22 14:5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29| 评论: 0|原作者: 泛泛而谈

摘要: 江西自古人杰地灵,在这块钟灵毓秀、人文历史积淀深厚的土地上,现当代文学写作方面也颇有建树。比如,上世纪80年代陈世旭先生的小说屡屡获奖,比如《百花洲》杂志曾经引领文学潮流,这都是中国文坛引人注目的现象。 ...
32.jpg

江西自古人杰地灵,在这块钟灵毓秀、人文历史积淀深厚的土地上,现当代文学写作方面也颇有建树。比如,上世纪80年代陈世旭先生的小说屡屡获奖,比如《百花洲》杂志曾经引领文学潮流,这都是中国文坛引人注目的现象。为了探究江西的文学创作环境到底如何?江西的文学发展之路又在何方?《生活365》杂志邀请到了多名区域内的著名作家,一起来闲话文学之美。

文学是一种精神寄托

朱宇(南昌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

代表作:微型小说集《泡王》、《朱宇文学作品集》等  
       出生成长于在纯粹的戏曲世家,不知不觉沾上了文艺气质。最初对文学创作产生兴趣,可能要追溯至中学时代。高考那年,在那个千军万马勇闯独木桥的年代,最终以七分之差落榜。为生活所迫,没有继续求学,而是步入社会开始工作。不过,心中的文学情节始终放不下,工作之余阅读了许多中外名著,书中那些曲折离奇的故事使自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渐渐地,便开始尝试着写作。  
       1986年,完成了自己的处女作——微型小说《打分》,这个讲述自己一次在公交车站等公共汽车经历的作品,得以在《江西青年报》上发表,这给了那个23岁的自己莫大的鼓励和支持,并因此激发了浓厚的创作热情。这段时间,工作、阅读、学习、创作,诗歌《我们与月亮》在《江西青年报》发表,后来陆续创作的一些微型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相继在《中外故事》、《传奇故事》等期刊上发表。到1987年,已经发表了近20万字的作品,为自己的文学之路迈出了第一步。  
       同年,省作协、省文联在江西师范大学开办了第一个作家班,报考的条件为必须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10万字作品。恰好自己满足这一条件,有幸进入了江西师大作家班学习,更加系统、正规地学习了写作的技巧,这对后来的文学创作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此后,创作发表的作品也陆续增多,诸多诗歌、散文、随笔、传奇故事、报告文学、微型小说散见于省内外的刊物上,并出版了多部文学作品集。  
       一直以来,我的所有作品都与工作、与生活有关,散文都是以周围的生活、环境为创作素材,在微型小说中也大部分是在写自己所熟悉的机关生活,或以平时遇到的一些人和事为创作素材。因为曾经做过“扫黄”办主任、出版物稽查支队支队长,刚刚完成的长篇小说《扫黄风暴》就是以曾经的扫黄打非工作为素材,讲述在扫黄打非战线上的一些人和事,用文学来呈现‘扫黄打非’工作的现状。当作品完成时,有一种“一吐而快”的感觉,内心在涌动的一股热流得以释放。  
       生活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今天,文学就成了平衡自己的一根杠杆。多年来,一直坚持利用下班后的时间或者周末写作。对自己来说,写作就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就是一种情感的宣泄。如果没有文学的陪伴,人生仿佛也就缺少了一种依托。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文学最大的价值就在于能给广大读者提供一种精神上的导向和一种心灵上的安慰,在读者中产生一种精神上的共鸣。虽然当前江西文坛有些萧条,远远比不上宋朝等鼎盛时期,可以说是辉煌不再。但是,依然有许多优秀的作家在默默的创作,在朝着自己的文学理想进发。我相信,配合以江西浓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未来一定会更好。



用文学传承客家文化

龚文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某大型企业宣传部长)

代表作:《秦淮河上寻桨声》、《黑白苏州》、《油桐花开时》等  
       大学时代,我选择的是化学专业,到今日所喜爱和从事的文学道路,这一字之差,用了二十年的时间。九十年代初,父亲的去世使自己的心情跌入了谷底,郁郁寡欢有情绪始终得不到排解。那时候,订阅的报纸上有一些刊载散文的栏目,看得多了便冒出了写篇文章悼念父母的念头。一口气,便写成了自己的第一篇作品《想念父亲》,并在寄出不久后得以刊发。此时,半年多来的苦闷心情仿佛在瞬间得以释放。从那之后,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地写下了许多情感类的文章,开始了与文学为伍的岁月。  
       到了九十年代末,出于对乡土深深的挚爱,创作的题材开始从情感转变为对赣南客家文化,开始不倦地投入到对原乡的人和事的书写。一年一本散文集,坚持把自己的艺术视野和文化触角,深深地伸入赣南大地。用自己的文字,来描写赣南的山水的秀美与动人,把美丽赣南的名胜古迹,人文故事,从陆沉的历史大海中打捞出来,擦去岁月蒙上的灰尘,经过组接整合,使这原乡胜景在新的时代大潮中,得到进一步的彰显。  
       尽管人们对文学的本质有着不同的解释,但归根结底,文学应该是作家在精神层面的一种收获。它不同于物质的东西,它无法人人都拥有,它是独一无二的。业界对作家的评判标准有一个戏称叫“三个一百万”:一百万的稿费、一百万的读者和作品延续一百年的时间。这些年来,我走遍赣南,创作了许多反映赣南文化的作品,基本也做到了评判标准的后两条。更可贵的是,自己从中获得了许多的乐趣,这都要远远胜于其它。   现如今,江西的文学环境并不是太好,其它省份乃至全国亦如此。或许是受时代环境和生存环境的影响,一些文学作品开始为商业服务,实则无可厚非。文学只是受时代背景的制约或影响,开始趋向于商业性,开始变得不太纯粹,但大多数还是保持了相当的文学性的。



用文字抚慰心灵

彭伟(南昌市青山湖区财政局副局长,小说家)

代表作:《江西作家新活力30人作品大展》等  
       很难说清楚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与文学结缘,青少年时代就已经喜欢看看写写了。到大学的时候,开始接触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开始在校刊上发表一些稚嫩的文字。而这,就成了我文学梦想的一根萌芽,很快就被扼杀在了摇篮当中。随着步入社会开始工作,忙碌的工作与生活,“文学”俨变成偶尔夜深人静下昏黄台灯下的一本书,一篇短文。  
       在一些人的眼中,文学和这个世界是格格不入的,但是我们的生活却一直被文学着,比如电视剧、网络聊天、短消息等等都离不开文学。在为工作与生活奋斗的那些年,虽然没有从事文学工作,没有执笔论江湖,一直在内心世界构筑我的文字江山,许多优美的文字和我紧紧的相依相偎、乐在其中。  
       2011年春,应一位圈中好友的邀请,参加了一个全国性的微型小说作家笔会。活动期间,结识了许多文学创作者,和他们一起畅聊文学创作的乐趣,也重燃了我心中的文学梦想。经过一番充电学习,我重新开始了我的文学创作之路,从一名文学爱好者变身为一名文学创作者,感受着文学那一种妙不可言的质感。  
       人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便免不了经历忧伤、离别、爱情、命运、祈祷和希望这些永恒的情感,人们用音乐、诗歌、舞蹈、绘画来描述这些情感,而能够将内心的感受演绎到极至,最能抚慰人心灵的,便是文学。文学创作有孤灯长夜的寂寞,有楚人怀玉的孤独。工作之余,通过文学创作,可以很好的舒解自身的压力。那些和我们一样,专职和兼职从事文学创作的人,执着地行走在文学创作的路上,坚持自己的文学立场和美学追求,以及从来都没有放弃过的文学梦想。



写作为内心服务

陈然(省文联专业作家,《创作评谭》编辑部主任)

代表作:《幸福的轮子》、《捕龙记》等  
       能够与文学结缘,并能够坚持写下去,对作家来说是一件幸运的事情。20世纪80年代,文学创作随着时代变革的浪潮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趋势,年轻人爱好文学具有普遍性。1983年,考上了江西都昌师范学校。起初,高年级同学创办文学社的热潮并没有感染到我,但两年后的一个晚上,同学们都去看电影了,剩下自己一人孤单地呆在宿舍。  
       月光下的孤独,点燃我的写作欲望。时至今日,我依然还能清晰记得当时的情景,一个人的走廊上,忽然被月亮的美和忧伤所打动。就是那样的一次“心灵碰撞”,忽然呼吸急促起来,匆匆回到宿舍,放下蚊帐(虽然室内并无他人),在昏暗的灯光下,用一支笔在纸上胡乱划了起来。然后,既甜蜜又忐忑不安……你把它塞在枕头底下。那个晚上,你为拥有了这么一个秘密而快乐。  
       有了这第一篇“文学性的东西”,开始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广阔舞台,现代诗、小说……从短篇小说处女作在《星火》发表开始,到《幸福的轮子》在《人民文学》发表,并被《小说选刊》转载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配乐播出,再到之后的一些作品,文学已经完全融入了我的生活,而作品中亦到处都有生活的影子。  
       文学之于我,就是延伸自己的一条神经,而非拨地而起的一座建筑。通过它,反映生活中的种种体验与感受。如果要说文学为什么服务,大概就是为作者或读者的内心服务吧。它本质上还是作家内心的需要,反映的应该是作家内心的真实。不知不觉中,文学之路已经走了二十多年,对文字的追求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并且,一直与文学同在,从未远离。  
       每每拿起笔来,写下自己内心的感触,就仿佛缓解“疼痛”的一种方式。对我来说,写作的过程,就是把“疼痛”排出体外的过程。我很幸运,将写作这个爱好坚持下来了,内心的一些想法因为写作得到释放。爱上文学、坚持写作,这是一件非常幸运、非常幸福的事情。



用文学书写历史

毛静(南昌大学中文系教授)

代表作:《邓子龙传》、《剑邑文史论丛》、《古今咏丰城诗三百首》、《剑邑文库》(主编)等  
       自小特别喜欢钻研古文化,读书时成绩也一直很好。高中没念完的时候,我缀学成为了一名水泵工。出于对中国文化的热爱,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寻访古迹。在家乡的白马古寨,12年的时间,先后进行了800多次的考察。为了研究明代名将邓子龙,走南闯北,在全国几乎将邓子龙的足迹都走一遍,并出版20万字专著《邓子龙传》。为研究古建筑,借来了朋友的摩托车,跑遍江西的87个县市。  
       这块广阔的陆地,就成了我的课堂,有一本无形的书,它写在大地上,我想去读懂这本书的话,必须用脚去丈量。就凭着这样一个最初的信念,经历种种磨难和困苦,先后出版了专著《邓子龙传》、《剑邑文史论丛》、《古今咏丰城诗三百首》、《剑邑文库》(主编)等书籍,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前往北大,参与我国第一部国学大典《儒藏》的编纂工作。受多名知名教授举荐,从一名草根学者变身为南昌大学的一名老师。对于这些经历,外界往往用“传奇”这个词来评价。实则,我只是通过刻苦研究学问,靠自己的不努力,在地方史、赣文化、古诗词、古建筑、古籍整理等方面均取得了少许的研究成果。  
       文史不分家,这是中国人治学的老传统。说的是中国古籍包括了文学、历史、哲学,甚至其他各种门类的学科,都是相互兼通和相互为用的。作为作家,作为文学写作者,尽量使自己多一点学问,对提高创作水准总是有好处的。同时,作家涉足文化学术研究,对文化学术研究本身也是力量的一种补充。就我个人而言,对文学还是心存畏惧的。想做的,无非就是坚持自己的学术研究,通过对历史的研究,反思当今之社会,用文字传达这一份价值,传承它存在的文化。



文学为油画创作注入灵魂

袁青林(著名画家,《百花洲》美术编辑)

代表作:油画《南昌南昌》  
      意境是衡量一件作品水平高低的标志,是作者思想感情和描绘的对象融合为一的一种艺术境界,它不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艺术创作中形象思维的产物。油画创作亦是一样,只有有了作品要表达的思想性和意境,作品就有了“灵魂”。  
      近几年,我广泛搜集南昌的老照片,并把它们转化成50余幅油画作品。这些作品,以黑白灰为主,淋漓尽致地呈现出老南昌模糊而亲切的“面容”。这些画笔下的“老南昌”,朴素、安静、深情,在城市化加快而诗意丢失的今天,它们可以很好的成为人们寄托乡愁的美好载体。  
       油画表面是一种直观、便于理解的艺术,但要读懂创作者想要表达的内容,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对于文学,我还只能算是一个门外汉,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名文学爱好者,没有进行过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创作。工作过程中,在与许家接触之后,真正感受到了文学之美。于是,我便在想,如果在油画艺术基础上再加上一些文学内涵的话,就能做到深入浅出、雅俗共赏了。  
       油画也好,文学也罢,但凡朴素自然的东西,但凡用心去创作的作品,必然要会读者(观众)所喜爱。文学作品,用其自身独特的魅力,采用不同的题材,反映一种社会现象,反映一个区域的文化,反映一个阶段的历史等等。不管是哪种形式哪种题材,都能让人感受到它的美,这与油画有着完全相同的奥妙。所以,当油画作品像每一部文学作品一样,被赋予了灵魂,就会有许多人像欣赏文学作品一样来细细品味。

传统文学仍是主流

万俊华(南昌市青山湖区司法局原局长,小说家)

代表作:小小说集《失学之谜》、《扬起生命的风帆》、闪小说集《叶儿青青》等  
       上世纪九十年代,参加一个摄影班的采风活动。期间,认识了一位摄影老师,拍出了许多优美的照片。通过聊天,发现这位姓肖的老师除了摄影之外,还拥有着许多兴趣爱好,包括画画、根雕等等。相处下来,深受肖师傅那“生活不能没有兴趣爱好”的观点所启发,于是尝试着用文字记录下这个历程。  
       《肖师傅》的文章在江西日报刊登后,开始了与媒体的“友好协作”关系,随后开始到宣传部门任职,前后十几年的时间,发表上万篇新闻稿件。直到2006年的时候,因为工作调动不再撰写新闻稿件,订阅的《微型小说选刊》就成了自己的精神读本。看得多了,自然萌发自己创作的冲动。在一次意外受伤卧床期间,完成了三篇微型小说作品,发表后从此走上了这条道路,先后有200多篇作品散见于《羊城晚报》、《小小说月刊》、《新课程报·语文导刊》、《小说月刊》等全国100多种报刊。  
       当前信息时代,网络日趋活跃繁荣,由此而滋生出来的网络文学发展迅猛,且有大行其道之势。创作者为了接近市场,读者们为了阅读方便,文学跟网络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为文学的发展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一时间,网络文学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当文学不再只出现在印刷纸上,而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也出现的时候,它一定会变成另外一种特别奇异的花朵。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网络文学门槛较低,谁都可以进行文学和艺术创造。  
       网络文学的表现形式更加多样化,而内在的东西会略有欠缺。有些作品对哲学的、人性的、灵魂的挖掘不够深刻和有力。网络文学作品多追求娱乐化效果和阅读的快感,从感性、想象的层面去跟读者搏击。网络文学不应该是独立存在的东西,它和经典文学最大的区别,是载体不一样。好与坏,重要的是作者的写作诉求。  
       不管是网络文学还是传统文学,本质上都是文学。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障碍,传统文学依然拥有不可替代的地位。我相信,如果想要在文学领域有所建树,还是需要稳扎稳打的选择传统文学,也只有传统文学,可以创作出更多更具价值的优秀作品。

用文学激发正能量

江建新(省武警总队宣传处处长,作家)

对于文学,我只能算是一名“新兵”。做过新闻,写过报告文学,撰写过评论文章,却没有进行过纯粹的文学创作。目前,依然是在学习的阶段,等到退休之后便开始专门从事文学创作,达成自己多年的文学梦想。  
       好的文学作品,能够给读者带来心灵的震撼,思想的洗涤和精神的愉悦。在现代快节奏和高压力的生活下,倘若静下心来,欣赏一篇好散文,就会享受到惬意之美;朗诵一首好诗歌,就会领略到意境之深远;阅读一部好小说,可以体会到情节之感人、知识之丰富、思想之深刻。  
       现今的中国文坛,受时代等因素的影响,文学创作略显浮躁,具有教育意义的作品少了。实际上,一部好的文学作品,应该从阅读中可以获得全面的知识,可以开阔视野,陶冶情操、启迪人生,培养自立、合作、勇敢、乐观、进取等积极的心理品质,发挥出自己心灵的正能量。  
       所以,希望能有更多的文学作品,或者自己将来创作的文学作品,能让人阅读至动情之处,或怦然心动,或潸然泪下,让读者获得精神的愉悦和心理的舒展。能净化人的心灵体现出对生命的尊重与欣赏,让读者从或恶或善的人物形象身上区分美与丑、好与坏、真与假,从或悲或喜,或成或败的命运中感悟人生要义,进而激发出对生命的敬意。能给读者带来一股心灵的正能量,让他们的心灵始终沐浴着缕缕阳光。



文学的生存环境堪忧

朱强(《百花洲》杂志编辑,青年作家)

  代表作:《生活在江西》(台湾版2012)等  说真的,我也很难说清到底是怎样的机缘使我迷恋上文字的。这情形就像:让白发相守的夫妻回忆当初彼此是如何相恋的一样,事物与事物契合大抵像季节的过度,微乎其微,渐乎其渐,不留痕迹。缓慢进行。不过我要说的是,家庭环境确实对幼童影响深远。耳濡目染,一切熏陶都在不经意之间,很自觉的就会变得文艺起来。  假如不让我书写,我会去练琴,或者学画,总之,记录生活的手段不能没有,我把文字当做一个移动硬盘,把心里边过剩的东西保存在纸卷中。以此,寻求快慰。小学四年级那篇习作《两棵榕树》的获奖,让我得到了一份认可,也让我渐渐地坚定了“书写”这一形式。我开始阅读,开始关注文学,开始创作,那份对文学的热爱,哪怕在大学校园攻读土木工程专业期间也从未中断。  文学,既是一种艺术形式,也是一个载体。我现在很多要好的朋友都是写字结识的,文字结缘最美。纯美至善,是文学的最高的追求,天行有常,立身有本。文字背后隐伏着个人的性情趣好,想躲藏也躲藏不了。所以讲,仅仅在文字中追求是追求不来的,必须在为人处世上注重个人的修养,这种修养会如实的反应到个人的文字之中。  在我看来,文学是客观世界在作家头脑中的反映产物,文学的使命是忠实地、艺术地反映社会生活。因此,作家的一切写作过程和写作活动,就不能不依赖于他对社会生活的接触,理解和概括。只要有了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社会生活,信手拈来就是一篇最好的文章。不过,在社会商业化的今天,传统文学的生存环境也受到一定的影响。有如我此前梦境一般,几名宋代伶人仅靠救济生活,颇像当今的文学创作者,令人唏嘘。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