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笔墨·时代创新·市场接轨

2014-9-22 14: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58| 评论: 0|原作者: 泛泛而谈

摘要: 开篇词:自从进入二十世纪以来,中国水墨画家所遇到的困惑,是过去任何一个时代的画家都不曾遇到过的。外来文化艺术的影响,对中国水墨画形成了很大的冲击。墨守成规而要超越前辈艺术大师,几乎已无可能;而一成不变 ...
1.jpg
开篇词:自从进入二十世纪以来,中国水墨画家所遇到的困惑,是过去任何一个时代的画家都不曾遇到过的。外来文化艺术的影响,对中国水墨画形成了很大的冲击。墨守成规而要超越前辈艺术大师,几乎已无可能;而一成不变地继承传统绘画的衣钵,亦为时代所不允。因此,如何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造性的变革,已经成为每个水墨画家面临的首要问题。谁把握好了这个融合点,谁就能成为被时代所关注的画家。而中国书画艺术品市场历经二十余年大浪淘沙式的洗涤,已经步入一个繁荣发展的时期。传统书画如何与市场接轨,是当下艺术家和市场需要直面的问题。






笔墨当随时代

章笑非 (江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光华时报主任记者)


回顾二十世纪中国水墨画的变革,如果说吴昌硕是“以复古为革新”,在引碑书、金石笔法于画法中,开创传统自身中寻求新变机制的先河;那么,继吴昌硕之后的几位大师的探索则提示出更为清晰的现代意向:齐白石将文人画的文人情趣引向民间情趣,暗示了民间艺术将成为现代水墨的一大精神资源;黄宾虹通过对山石的解构凸显笔墨的空间秩序与神韵,提示了传统的笔墨精神所蕴涵的现代抽象境界;潘天寿则是以其大块文章在视觉上造成极强的结构感与铸造感,从传统绘画的间架开合中辟出一条接近现代构成的路。而以徐悲鸿、林风眠为代表分别表现出两种不同的艺术主张与追求。但无论是徐悲鸿为反叛空洞浮泛的文人笔戏而引进西方的写实传统,还是林风眠在西方现代艺术这个新的生长点上确立中西艺术衔接的部位,都是从不同方位对水墨画的时代课题所作出的足以开启后人的“题解”。在他们之后,继续这一探索的还有诸多大家,特别是八、九十年代的中青年艺术家正是在这些前驱先路的引领下,从不同方位作出新的推进,并逐步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长期以来江西有不少画家在这方面进行了探索,但要将传统融合于现代从而达到新的艺术高峰,却有相当的难度。比如为了尝试用传统笔墨来表现当代人物和异域风情,近年来江西中山书画院和江西国画院分别组织一些知名画家到台湾、俄罗斯等地采风写生;但从创作的情况来看,很少有超出传统题材的佳作。
  水墨画非常注重笔墨,在中国画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若创作时笔墨运用得当也许可以说翰瑚钔潮校棂梦册,则神采自生至于说其形式采用了何种方式去体现胡雳菌枵仙舶蚋秭。因此,笔墨不仅是一种材料一种技法,更是中国画审美特质中一个重要方面,体现着中华民族的社会文化和审美价值观。经过千百年中国艺术家对笔墨的不懈追求,如今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套完整的技法和审美标准。随着时间的发展、时代的更替,现代笔墨也将呈现出不同于以往的特征。当下是个多元的时代,簇生了现代因素进入中国画的表现领域。而生长于特定文化背景下的传统笔墨,该如何表现这些现代题材?
  传统笔墨与现代题材其实是一对矛盾——传统笔墨可以提升作品的艺术含量,但传统笔墨形成框框以后,又反过来影响和限制对现代题材的表达。这就需要笔墨随时代的变化而变化。故石涛说:笔墨当随时代。



不能一味迎合市场

范坚 (江西师大美术学院教授、省书协副主席、江西中山书画院院长)


当前的江西书画市场迎来了火爆繁荣的新时期,不少书画家作品价格节节攀升,其中不乏很多当代中青年画家作品,这对于打开江西艺术市场来说是件好事情。在北京、上海等发达省份,认为江西书画市场是一块待开发的处女地,不少艺术品拍卖行将目光投向江西市场,希望打开江西现有市场格局。
  江西书画市场还处于刚起步阶段,由于书画艺术导向的不统一,书画收藏与鉴赏过程中常常陷入这样一个误区:市场重彩墨甚于水墨,水墨作品市场价位敌不过浓墨重彩的画。在市场上,加色与不加色的作品其价位也是完全不同的。针对这种现象,就需要媒体、评论界加大对市场的引导力度,让更多艺术收藏家认识到中国传统水墨画的精神内涵。江西书画艺术家中,八大山人就是典型以水墨画著称的。其作品数量虽然不多,但艺术成就却相当高。
  面对如此火爆的市场前景,艺术家们与艺术团体将作何表现呢?首先从艺术家个人角度而言,不能一味迎合市场需求而忽视了创作水平的提高;应当始终坚守自己的艺术阵地不动摇,把握好自己的艺术方向才是至关重要的。江西中山书画院刚刚进行了新一轮换届,当务之急是提高知名度与影响力,通过开展一些活动让水平较高的江西书画家走出去,与省外书画艺术家进行良好互动,促进书画作品交流与学术研讨。我们将坚持“请进来、走出去”的战略,加强艺术家与收藏家、画廊、拍卖行等多层面的交流;同时还可以将江西最具本土特色的陶瓷艺术精品带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进行艺术展示和艺术交流,促进中国传统艺术更好更深层次的发展。



传统艺术要走进高校

王向阳 (江西省美协副主席、江西中山书画院副院长)


今天要谈的主题就是要我们认识昨天、今天和明天。昨天我们已改变不了,今天我们新一届的中山书画院需要思考的关键问题在于:明确工作中的重点和难点。当前中山书画院的工作重点是如何让艺术走进高校,利用年轻人的热情,将请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从而扩大中山书画院的影响力。难点在于画院团体相对松散,人员不固定,借着走进高校的契机,也可以从高校中发展一批固定成员,推动中山书画院由松散型向紧密型发展。
  要实现这一目标,宣传是第一步的。首先是江西中山书画院要主动出击,定期举办一些有针对性的艺术沙龙,让更多艺术家、收藏家、评论家、媒体等齐聚一堂,拓宽书画艺术发展思路;其次是要加强媒体与艺术团体间的互动,让媒体参与到艺术活动的宣传当中;再次要加强艺术评论对市场的引导,减少过度包装炒作的现象。今天江西书画市场的繁荣景象,是经过长时间的积累形成的,但与发达省份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推动江西书画市场的进一步发展,不仅仅是江西中山书画院一个指头弹出去,而且要整个江西艺术市场拧成一股绳,以一个团体打出去。
  孙中山先生这一金字招牌是中山书画院的最大优势,可以利用中山先生的民族精神撑起中山书画院的一片天空。中山书画院具有“三大艺术特色”,即陶瓷、国画、漆画。依托这些江西本土特色艺术,作为艺术团体的中山书画院未来将可建一个网络信息平台,作为画院活动宣传的集散地,以加强中山书画院在艺术市场中的整体形象与地位。



画家要走自己的路

孙宪 (江西省政协常委、省美协副主席、江西中山书画院副院长)


传统笔墨,是搞中国画创作的人必然要走的一条路。你不了解传统水墨,你就无法了解中国画的精神内涵。我在教导学生绘画时,都是从传统入手。五代是传统山水画的一个高峰,宋代人物画达到高峰,元代写意花鸟画达到一个高峰,从明代开始中国画开始走下坡路,原因在于没有创新。所以说传统本身也是创新,不能抱残守缺;在把握传统笔墨和精神的同时,也要展现时代的面貌。
  艺术强调画家不同的人生经历与知识素养,识别性强的未必就是好的艺术,好比太监讲话,不阴不阳很容易识别,但不一定人人爱听。当然,若一件作品既把握了中国画的本质,又具有鲜明的时代感,这种识别性强的作品才算是好作品。好的画家并不是一味的仿古,而是要画自己的感受。传统是什么?传统是一条帮你摆渡过河的船,到了彼岸就可以走自己的路了,不下船的话永远到不了彼岸。
  谈到江西书画市场,有人形象的用“几层楼多少钱,几个人多少钱”,就像房地产起价。由这一现象可见,江西书画市场还处于刚刚起步阶段。一个好的市场,是将画家的才能发挥到极致,而不是画家围着市场转。在绘画用色上,真正的画家惜色如金,而不是颜色越多越好。如果画家一味迎合市场的需求,那么他的画家之路也算走到头了。
  对于画家一味迎合市场的做法我是有看法的,我觉得画家要坚守自己的艺术底线。艺术也是有淘汰机制的,没有艺术底线的画家也将为市场所淘汰。当前的书画收藏市场尚不成熟,在逐步成熟的过程中,需要收藏家们进行深层次的思考,应当收藏最本质最具代表性的东西。收藏家与画家间要交流与互动,以提升收藏的品质。
  中国画是一个高危产业,有些画家30年、40年只有投入,没有回报。这个时候画家要能够坚守,甘于寂寞,才能闯出一番事业。对于中山书画院,既要学会不断提升自我的绘画水平,也要为后来的画家打造一个好的展示和交流的平台,让更多画家能够进行深层次思考和探索。



培养收藏家的艺术眼光

傅廷熙 (江西省美协副主席、江西中山书画院副院长)


关于传统水墨与市场的融合这一问题,业界讨论的声音很多,可以说是当前艺术界最热的话题。我长期在北京,接触的面相对较广。但据我了解,不管是学院派还是民间派,无一例外都是从传统中来的,全盘否定传统的基本没有。
  就个人表现来说,当前从事艺术创作的人史无前例,将艺术作为一种产业放在过去想都不敢想的。艺术作为一种社会活动,与当前的商业市场相融合,就形成了所谓的艺术市场。艺术市场发展要遵循其自然规律,不能强行而为,即使明代的人画元朝的画,其作品还是明代的,时代的烙印是消磨不掉的。
  对于书画市场要色彩不要水墨,这就说明艺术与市场是两张皮,要完全统一很难,尤其是在艺术市场发展的初级阶段。在山东,艺术市场发展最早,且发展态势较好,只要画得好,不管是彩墨还是水墨,都能获得市场认可。市场是市场,艺术是艺术,二者要完全调和起来,不是个人能够做得到的。
  我们作为艺术家个体,可以不去考虑联系市场等一系列的问题;但作为一个团体,一个画院,其考虑问题的方式就不一样了。它要去引导市场,需要告诉他人鉴别一件艺术品的标准是什么?最起码要有一个公认的标准,而非某个人话语权占市场主导。不少人说书画市场很乱,那么乱在哪里呢?就在于鉴赏艺术品的标准不一。市场上,90%的买画人不懂艺术市场,而画家又一味迎合市场,这样以来就会拉低广大民众的艺术眼光。艺术收藏家是需要培养的,书画市场利润空间大,要培养艺术炒作这一批人的艺术眼光,这样才会对整个艺术市场起到引导作用。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对艺术要有敬畏心,如果一味追求经济效益,也会对艺术造成极为不利的影响。



分清艺术与市场的界限

陈米欧 (文艺评论家、江西日报文体部副主任)


围绕今天这个话题,其实无非是处理好三个关系的问题,即市场与画家的关系,传统与现代的关系,鉴赏与收藏的关系。传统并非是一成不变的,随着时代发展的不同,艺术也会打上时代的烙印,传统艺术也是在传承中发展创新。当前艺术市场进入快速增长的新时期,艺术家在被市场调动起来以后,面临艰难的抉择,即怎样面对艺术与市场的关系,怎样面对金钱诱惑与艺术虔诚之间的关系,这非常考验艺术家的艺术态度。
  对于当前书画市场的繁荣景象,一方面对画家来说不失为一件好事情。邓小平曾经说过,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在艺术界也是同理。当艺术作品被市场认可,转化为金钱的时候,艺术家也会有一个更宽裕的创作条件,艺术家的创作积极性也会被调动起来,这是人之常理。同时,让一些年轻的想从事艺术的人群觉得更有盼头,对他们有一个正面的引导,让他们想成为在艺术品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的艺术家。另一方面,也要分清艺术与市场的界限,艺术是艺术,市场是市场。市场认为好的,艺术不一定认为是好的。以范曾为例,其作品曾在艺术品市场上风极一时,一平尺达数十万,但艺术圈内却有“最贵的文化垃圾”这么一说。近些年范曾作品在拍卖会上多次流拍,也证明了将艺术创作视为商品生产的行为是不可取的。
  在书画艺术市场上不乏有这样的怪圈:不管作品好坏,只要是名人的字画就有人买账。但市场终究会证明:画家还是要以作品说话,不干艺术活的艺术家迟早会被市场所淘汰的。



书画收藏要归于传统

郑毅龙 (收藏家、江西古代书画研究会秘书长)


从当前拍卖市场行情看,长期买进卖出的作品都是往传统上靠,传统势头逐渐占上峰,大众的审美观逐渐在往更高层面走。中国买家基本偏重传统,更多的藏家往古代字画走,视自身经济状况选择不同层面的作品。这些作品往往都是历史上盖棺定论的,从这一层面上来说艺术藏家其实已经是比较成熟的。
  我从90年代入行以来,见证了江西书画市场的变迁。江西市场的确面临这样一个问题:近三年年来,所有需求集中爆发,包括艺术家本身的需求、投资需求等。这些需求交结在一个点上,将市场推向顶峰,加上二级市场的介入将市场炒得如火如荼。当前艺术市场已经达到一个临界点,要让人死亡,必先让人疯狂。接下来的春拍可能就要开始走下坡路了,只有下来了,买家、卖家、艺术家等队伍才会理性起来。
  从1949年到现在,中国艺术市场可以分成这么几个阶段:头30年是我们的传统毁掉的30年,传统几乎毁于一旦,文化艺术出现断层;改革开放后30年,我们标榜创新,摆在艺术家和收藏家眼前的问题是中国传统与创新派的斗争,有时候传统派占上峰,有时候创新派占上峰,在这里持续拉锯。归根结底不是我们创新得不够,而是继承得不够,这一根源导致近十年来买家去追逐传统。
  这三年涌入艺术市场的买家,比1994年开始有这个市场以来的17年加起来还多。画廊坐而论道,商业浅层文化占主导。这一现象让艺术家们也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就是艺术作品与市场宣传之间的关系。好的作品也是需要宣传与推广的,不然可能会“养在深闺无人识”。然而市场宣传的主要渠道往往掌握在商业文化手上,商业文化具有传播速度快的优势。因此我个人建议艺术书画家们适当在某些方面迎合一点市场,心忧天下首先要居于庙堂,先占领市场阵地。有了话语权,方能将高雅艺术推向更远,这样才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最新热贴

90年女生 至心探求另一半 共渡余生 至心的来

90年女生 至心探求另一

90年的我,立刻奔三了 看着四周的同砚们完婚的完婚生子的生子,内心

多些朴拙  少些套路

多些朴拙 少些套路

本人90年的,身高162,体重52KG,本科,如今做分店店长事变是扮装品

愿得一人忠首一生

愿得一人忠首一生

我呢 是90年的 学历一样平常 本科 身高 161cm 属于本性开朗的

征婚交友 本人女28岁 盼望在这里能找到我的另一半

征婚交友 本人女28岁 盼

我叫董欣璐 身高168 体重51公斤 90年的 由于不喜好相亲的那种感觉 以

阳光温热,韶光静好,你还将来,我怎敢老去!

阳光温热,韶光静好,你

故意者加我上方扣扣

返回顶部